美中。風城一年

來美國遇見的第一位鄰居-黑人媽媽

2021 年 9 月 4 日

來芝加哥前,律律在亞馬遜上訂好了床墊,預計5天到貨,正好是我們抵達的日子。

孰料搬進公寓當天,我們等到了深夜床墊都沒來,只好草草打了地舖,睡在帶來的薄棉被上了事。

第二天,看見物流追蹤系統上的「預定送達日」被偷偷地改成了第二天。我們天真地以為床墊快到了,又繼續等啊等,再次等到夜深希望幻滅,然後抱著二度受騙的心情,在地板上躺了第二夜。

第三天,物流系統乾脆不演了,物品狀態直接顯示為「Lost」,讓我們看傻了眼,也讓我第一次對這個簡單單字徹底感到困惑:究竟是物流人員「搞不清楚」床墊現在被擺在貨艙的哪裡,還是整個床墊在運送過程中被「弄丟」了,完全不得而知。打電話找客服抱怨,轉接了半天,只聽到一句缺乏誠意的電腦語音留言:「因為疫情緣故物流吃緊,三天內的貨物延遲都是正常的。」

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於是我在社區App佈告欄上貼了篇文章,問鄰居有沒有多餘的床墊或傢俱可以賣給我。

一個下午過去,收到好幾位熱心鄰居的回信,有的人邀請我去他家裡看看實品,有即將搬離的人直接貼出待售物品和標價。其中還有一封回信特別簡短,說:「我有一個單人床墊,你要嗎?」

我回:「你好,方便給我看看床墊的圖片和價錢嗎?」

對方回:「這沒睡過幾次,幾乎是新的,Free(不用錢)。」

我回:「Free?(不可置信貌)」

對方:「對,你在家嗎?我拿過去。」

我連忙回:「對,我過去拿就好啦!」

對方:「不用,我已經在路上了。」

5分鐘後,響起一陣敲門聲,打開門,一位年約50歲的黑人媽媽,驅策著她那身強力壯的年輕兒子,將床墊直送到我家門口。

「你拿去睡,這個我們用不到。」

「你有棉被跟碗盤嗎?需要的話我們再回去拿。」

『不用啦,你們人太好了!』我連忙跑進門,抓了幾包價值不高、但重要性彌足珍貴的台灣泡麵出來,塞給了黑人媽媽。

「Wow,don’t do that ,你們留著。」黑人媽媽搖搖手,作勢要離開。

『請收下吧!沒有什麼可以給的,就當作是我的答謝。』

黑人媽媽有點靦腆地收下,離去時還不時回頭告訴我:「記得,需要什麼東西就跟我說。」

我站在門口,看著素昧平生的她和她兒子離去的背影。
.

有一種冷,叫做媽媽覺得你冷。

為什麼我在這遙遠的國度、在不同的種族身上,感受到了媽媽的溫度呢?

#謝謝黑人媽媽雪中送炭
#天下的媽媽都一樣偉大

標籤
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

張J

工程師作家、自我成長/旅行風格講師。曾任職世界第一大半導體設備公司,旅居過紐約,生職涯走訪 30 餘國,以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文字為職志,寫職涯、寫旅行、寫生活中觸動人心的事。有「筆觸最溫暖的工程師作家」之稱。曾任高雄觀光代言人,著作《從工程到旅程的勇氣》暢銷6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