寵物世界

狗狗中毒記

2019 年 11 月 5 日

這天我在高雄。一大早,被一通電話吵醒,接起來,另一頭傳來最熟悉的聲音,卻帶著罕見的語調:

「小杰,快點載三隻狗去醫院!牠們全都中毒了!」媽媽在電話那頭十萬火急地說。

一瞬間,腎上腺素大量分泌,身體從床上一彈而起,我顧不得梳洗便衝下樓去。一面奔跑,剛開機的大腦一面根據信息緊急分析,應變當下的情形:狗中毒了、爸媽早上出門了、我是家裡唯一可以處理狀況的人。

跑出門外,定期來打掃的阿姨迎面快步走來,說:「快!大麥跟紅豆躲在車底下,的盧跑到河堤邊了!」想必是她目睹了一切,通報父母的。

我跑到車旁,只見大麥和紅豆捲曲在車底,口吐白沫地抽搐發抖著,紅豆還伴隨著嚴重的腹瀉,褐色的眼裏盡是驚懼。我一把抱起,塞進汽車後座,再和阿姨合力將沉重的大麥扛上車。

「的盧呢?!的盧~!」我奔跑到家前方的河堤大喊著,河堤是一雜草樹叢蔓生的大陡坡,看不見的盧蹤影。有的狗狗中毒後,本能反應會躲到隱蔽處,我深怕的盧就此消失了。

「的盧在那裏!」阿姨指著斜前方下坡深處的長草堆,在綠色縫隙間我看到了熟悉的黑白身影。

「的盧來~!」我踩彎了植物,往前邁進,舉步維艱,的盧卻往茂密的黑暗深處攅去,一時三刻恐怕難以探尋,我心急如焚,回頭望向汽車後座的紅豆大麥,牙一咬,請阿姨留在現場設法拯救的盧,並聯絡已在回程路上的爸媽。我直奔上車,加足油門,朝動物醫院疾駛而去。
_

車上瀰漫著糞便味,中毒的兩隻狗,一隻趴伏著,一隻則焦躁不安地四處走動。大麥將座位踩得一片狼藉後,硬是拖著30公斤的身軀,試圖攅進前座我的懷裡。我一邊開車一邊與之搏鬥,險象環生,牠的頭不停轉來轉去,唾液沿著嘴角不斷流下。我明白愛撒嬌的大麥只是在尋求安全感,更明白心愛的狗狗正在與中毒產生的極大不適感纏鬥。我感受到生命的掙扎,兩隻狗的喘息聲支配著車內凝結的空氣,等紅燈的每一秒都是煎熬、踩油門的每一下都恨不得能飛天。救援時間來得及嗎?的盧被成功搭救了嗎?心裡被煩亂的念頭縈繞著。

大麥和紅豆順利抵達醫院,各挨了10隻解毒劑與一瓶點滴,的盧也在隨後的40鐘內被爸媽送來。看著平時快樂無憂的狗狗們虛弱地躺在醫院鐵籠裡。生命何其無辜,需要用如此晦暗的方式,將操弄生殺的權柄任意置於公開場合?用如此不設防的手法,剝奪任何可能誤食的美好個體?

致毒殺者:無論你的目的與對象為何,不尊重生命的人,等同於不尊重自己生命的價值,不尊重祥和社會的得來不易。在這塊土地上,你將被依法剝奪自由。

《動保法第25條》故意傷害或使動物遭受傷害,致動物肢體嚴重殘缺或重要器官功能喪失。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,併科新臺幣二十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。情節重大者得以加重刑期。
_

近況更新:目前狗兒們看起來都脫離險境了,大麥最強壯,已率先出院(差點沒把寵物醫院的籠子拆了,獸醫:這隻可以馬上走~!),紅豆和的盧仍在觀察中,沒意外的話今晚也可以出院了,謝謝大家關心!🙏

狗狗是利用阿姨打掃開門時,趁隙跑去家附近玩耍,5分鐘後回來就中毒了。家住鄉下,附近沒什麼人車,地廣人稀。之後打掃時會將狗狗綁好,以免再度發生憾事,也請大家無論在哪裡,務必將狗狗留在視線範圍內,這個世界對牠們來說,遠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危險。

標籤
相關文章
無主之狗

2021 年 1 月 10 日

吾家有女初長成

2020 年 12 月 14 日

4個月後的小寶,新技能習得!

2020 年 11 月 14 日

發表評論

張J

工程師作家、自我成長/旅行風格講師。曾任職世界第一大半導體設備公司,旅居過紐約,生職涯走訪 30 餘國,以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文字為職志,寫職涯、寫旅行、寫生活中觸動人心的事。有「筆觸最溫暖的工程師作家」之稱。曾任高雄觀光代言人,著作《從工程到旅程的勇氣》暢銷6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