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美觀

搬牙記。1-天生注定

2020 年 8 月 29 日

這是天命。
有的人天生注定要面對一些課題,譬如跟歪掉的齒列奮鬥多年。我曾經擁有一口歪牙,不過,我並不是天生就長歪了牙齒。小時候住在高雄鄉下,家門口有一塊水泥斜坡,水泥的工法粗糙、凹凸不平,連到外頭的馬路。馬路邊有條富含「營養」的灰色水溝。那個年代,鄉下地方沒有水溝蓋。溝裡的蟑螂偶爾會爬上岸透透氣,每當牠們漫步到水泥斜坡上,我就會迫不及待奪門而出,衝上前去「嗒」一聲一腳踩扁。對於一個4歲正值好動期的男孩而言,那彷彿是鄉下版的打地鼠遊戲,有莫大的吸引力。

長久訓練下來,我的腳法愈發迅捷,小小年紀,鞋下已累積不少蟑螂亡魂。然而,最讓我忘不了的,是人生中的最後一踩。

當時一個沒站穩,被崎嶇不平的水泥地絆倒,臉部朝下,狠狠地摔在地上。我一臉恍惚,回神之後,只見口裡滲出血的鹹味,上嘴唇下方空盪一片—原來真正著地的不是我的臉,而是兩顆已經噴掉的門牙。

我在地上大哭不已,驚動了鄰居和全家族的人。這件事在心裡留下了陰影,直到現在,我仍只敢拿鞋子打蟑螂,再也不敢出腳了。

我維持了好一陣子沒有門牙的「漏風」日子,一直到恆牙長出,才發現當時那「驚天一踩」帶來的驚人後果,摔倒當下的猛烈撞擊不但將乳牙撞飛,也順勢把牙床撞了上去,新門牙長出後,只見它們孤獨地高懸一處,不與眾齒相連,我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大暴牙。

我想,每個男孩都曾歷經生命的莽撞,有些會留下痕跡、有些不會,那些都是成長的印記。暴牙只是其一,我的膝蓋上更滿佈曾經跌倒的傷疤。也因此,家裡的大公狗—大麥小時候幹過很多蠢事、受過許多傷,我都不忍苛責牠。

因為我們都曾是愚蠢又沒在怕的男人啊。

#你曾經在小時候留下甚麼印記嗎

標籤
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

張J

工程師作家、自我成長/旅行風格講師。曾任職世界第一大半導體設備公司,旅居過紐約,生職涯走訪 30 餘國,以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文字為職志,寫職涯、寫旅行、寫生活中觸動人心的事。有「筆觸最溫暖的工程師作家」之稱。曾任高雄觀光代言人,著作《從工程到旅程的勇氣》暢銷6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