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故事 寵物世界

無主之狗

2021 年 1 月 10 日

高雄鄉下,那條我時常遛狗的路上,有個小土丘,土丘上住著一隻虎斑狗,我都叫牠作小虎。

小虎是一隻無主之狗,不知何時來到這裡,也不知為何在這裡。從那條有點過緊的紅色項圈看來,估計是小時候就被棄養了。

小虎會怕人,每次想接近幫牠解下項圈,牠總會瞬間倒退十步。

所幸,善良無害的小虎很討人喜歡,牠的土丘旁放著水瓢和碗,碗裡常常有食物,有時候是山上土雞城阿伯拿來的,有時候是附近農夫拿來的。

這隻虎斑狗就這麼自由自在地住在一座不愁溫飽的土丘上,日子過得輕鬆愜意。對牠而言,唯一匱乏的東西,大概就是犬類群居式的生活了。

每當我帶著大麥紅豆的盧小寶來散步時,小虎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,狂搖尾巴從土丘上一躍而下,對狗狗們報以熱烈歡迎。

也許是因為太過孤單,生活又太簡單,小虎是少數沒有地域意識的狗狗。不但讓大麥牠們任意在牠的地盤撇尿,還會開心地與牠們分享食物。
也因此,牠成了大麥唯一認證的「民間友人」。(大麥看到外界其他狗狗,通常只會有兩種反應:1. 叫囂 2. 幹架)

除了跟狗狗們玩以外,小虎還會做一個,非常耐人尋味的動作。

平常不接近人的牠,這時會跟在我身旁,亦步亦趨地走著。彷彿在那短暫交會的10分鐘裡,牠有一群狗朋友,也有一位共同的主人。

小虎會跟在我後面送行,一路走到距離土丘100公尺外的岔路口,然後孤零零地目送我們而去。

如果我連續好幾天遛狗,小虎跟著走的距離就會越來越遠,彷彿一種信任感正悄然蔓延,就像《小王子》裡那隻渴望被馴養的狐狸。但只要我回了台北,下次回來再遇見時,牠的送行距離就會退回到原點。

有一次,我在高雄連續待了兩個禮拜,天天與小虎見面送行,牠一天跟得比一天遠。第14天,牠一路跟到了山腳下。

最後,在離家只有200公尺遠的路上,小虎停下了腳步,老樣子,目送我們離去。

小虎終究回了頭,回到牠的自由之丘上奔跑。
_

於是我發現,選擇一條未知的道路,需要多少決心來探求,更需要多少時間來醞釀衝動。縱使一天天、一步步慢慢地往前拱,最後距離目標只剩一點點,只要機緣未到,凡事都無法強求。

這個道理,人與動物皆然。

擁抱每一個「毅然改變」與「咬牙回頭」吧,那都是當下最符合我們現實與心境的抉擇,抉擇後,不後悔,不強求。
_

如果再多待幾天,也許你會跟我回家吧。
如果哪天你真跟了我回家,那麼,就讓我養你吧。

標籤
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

張J

工程師作家、自我成長/旅行風格講師。曾任職世界第一大半導體設備公司,旅居過紐約,生職涯走訪 30 餘國,以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文字為職志,寫職涯、寫旅行、寫生活中觸動人心的事。有「筆觸最溫暖的工程師作家」之稱。曾任高雄觀光代言人,著作《從工程到旅程的勇氣》暢銷6刷。